火星一线 | 王峰VS易理华楼霁月,东京两小时深度对话实录

1 年前 · 原创文章

自7月21日开营以来,火星特训营于10月24日~28日在完成日本游学!

在参观完BiUP交易所、BTCBOX交易所,火星特训营来到第3站,火星财经发起人、共识实验室发起人、蓝港互动董事长王峰和了得资本易理华、Tokenmania数字资产管理集团楼霁月的私密炉火对话,易理华和楼霁月分别分享了自己在投资和资产管理领域的深度见解。

 王峰对话易理华、楼霁月

第一问:如何看待市场遇冷?

王峰:我觉得我进这个市场以后,很快看见市场开始凉了,但我们信心还是蛮大。我们自己也在思考,我们的生意应该怎么跟市场往下走。我隐隐地感觉最近这几个月,尤其是这两个月以来,做一级市场的投资公司都比较安静,我感觉易理华你这两个月的声音反而不如之前四五月份。感觉那段时间声音其实蛮多的,特别明确集中火力,但是楼霁月的生意却越来越多,二级市场包括量化,口碑也好,生意也好,我听到的事儿是越来越多。就眼下这个大的市场环境下。你们各自是怎么看的?怎么面对这个问题?

易理华:实际上因为市场的关系,你看这几个月中国Tokenfund都没声音,都不投了,这也是我们内部的一个调整。我算了一下,我们都是自有资金投资,今年真金白银投了6个亿出去,可能相对于以太还可以,但如果以法币计价,我们将近亏损一半。 

我们内部在讨论怎么算这个账,到底是挣的还是亏?在区块链领域都是币本位,但我们相对法币是亏的,就大大减少了投资。我们算是这个行业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家真正用自己的钱去投入、去支持区块链项目的,但很多项目出问题,其实令我们很失望,大部分财务也不透明,项目也不负责任,所以我们在一级市场就减少了投资这一块。在自营业务这一块我们重点深耕了,LD Group有五个板块业务,包括我们正在聊的资本也属于其中一个板块业务,也做了一个钱包51token,区块链的基础设施我们都在做,最近一直专注深耕的这些事情,所以就比较少对外发声。当然现在可能二级市场机会比较大,大家都在关注,楼霁月可能声音比较多。

王峰:咱们资管到底有多大规模?

楼霁月:因为我们两个真的是信奉数字货币的,其实我们两个人身上的钱加起来可能就只有20万,用来交交房租什么的,我们一直是以数字货币计价的。资管的规模可能一直是在4万个BTC左右。当然现在业务线拉长了,加上借贷OTC,做市什么的可能要大很多,资管一直都是这么些。

第二问:数字资产管理的门道

王峰:一定会有很多人有兴趣资管业务是怎么做的,因为好多我们在座的人可能是工科背景多一些,有的互联网出身的多一些。我们有腾讯出来的,也有大学教授做AI的,金融圈的也有,我想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数字货币的资管,包括量化交易里的一些门道? 

楼霁月:从几个角度来分类它,第一个就是我怎么做。我有自营和外部团队,我自营有五个团队,我也是一个母基金,我对外投资其他的量化团队,判断的标准就是以我自营资金的表现为基准,只要你高于我,我就留下你,在我的Portfolio里保留你。低于我你就被淘汰了,过去两个月我一共淘汰了26个外部团队,有很多很知名的量化团队,我其实都投过。

王峰:你自营的那一部分回报到什么程度,有标尺吗?

楼霁月:其实是不太好说的,但可以透露一下,因为策略有不同,单纯的现货套利,今年可能可以做到20%左右,如果加上期现,跨期可以做到更高。但这个不能够算上USDT新的一些波动,因为如果你算上它的话,它原先溢价高的时候好做,但是它如果低于USD的价格,一些跨期套利一定是会浮亏的。

这是纯Arbitrage,如果算上Market Making,他们可以是同一个市场的Premium,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这两个肯定是叠加在一起的,如果你的团队够好的话,Market Making应该会比Arbitrage要高一点,但是它的市场容量非常有限,这种算是中高频策略,还不算高频策略,但是它市场容量是有限的。

如果再加上CTA那就不一样,CTA它是做多β,在极端环境之下就会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表现。但CTA也有偏空或偏多的,所以就是行情一直下跌,有一些偏多的也不一定好,行情有时候会反弹,这一个月你偏空的条件也会不好。还有一些就是高频的,交易的原理就是我的交易比你价格变化的速度快。比如说我就是赌你市场的高抛低吸,虽然这市场也快,但是没那么快。比如说它价格的变动可能是在两分钟级、三分钟级,但是高频它可以做到比如说秒级,默认的一分钟以下的我们定义成高频,它变化速度就比你的趋势上面的区间要短,所以它大概收入高于它的亏损率的,所以它是赚钱的。它的回报率很高,但是容量非常低,而且它对于交易手续费特别敏感。因为我们的自营团队做这个事情已经快两年了,我们与数十个交易所保持着良好的做市商合作关系,别人的手续费没有像我这么有竞争力,他们高频就没办法做到我这么高,还有一些其他的策略,但是差不多这三种用的应该是最多的,这是从策略上来讲。

从管理角度来讲,我现在PM有一个,风险管理有三个人,TAMC的若干个合伙人工作能力都十分突出,但他们都愿意和我一起把TAMC努力做好。国内一些传统市场和基金的leader或者是总经理,也都愿意以各种形式加入到TAMC中来。我每星期会办一个会去观察它的净值,我们有一套Private Broker的系统,接了每一个Fund的净值,当它低于它回撤的Limitation,我就会叫停。它有异常会叫停,它如果表现不好我会叫停,会有一些公共手段,我的Portfolio Manager全权代表我,但我有一票否决权。

王峰:有两个数字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个是现在基金里一共多少合伙人?除了你自营当标尺的业务以外,你可以一起合作的partner,你估计中国现在有多少在做资管服务的这些team

楼霁月:TAMC内部现有若干个合伙人,他们均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建树,考虑到TAMC还在高速发展期,我们愿意接受更多的有能之士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TAMC。我再说另外一个数字,我投过的外部资管团队超过40家,推过来材料的超过100家,中国现有的资管团队保守估计现在可能有2000家以上。 

第三问:熊市的投资逻辑

王峰:现在市场环境或许比困难,如果你从投资角度来看,现在还有哪些项目、哪些领域值得去投? 

易理华:不管是互联网时代也好,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也好,投资本来是一个万里挑一的事情,只不过是在去年那个大风口的时候,所有的猪都在飞,所以今天说我们投资又回归到万里挑一的常识,其实还是有很多投资机会,比如第一梯队或者第二梯队的互联网公司,在跟我们合作的有好几家,这也是我们默默在努力的地方,包括我们在股权方面有一些重要布局,以前我们可能是遇到十个项目大概投三个项目,现在可能遇到二十个项目,投一个项目。我认为只要一个行业在,就一定就会有投资机会,但是投资逻辑和投资方法肯定要发生变化。

王峰:说到投资,我算是比较早进入早期的软件行业,后来2000年以后就看到互联网的机会,自己去做跟互联网相关的一些生意。我觉得两次好像投资,一次我记得1999到2000年左右。那时候只要你从国外MBA念书回来,你公司加个.com,一定拿到风投,那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2009、2010年移动量爆发的初期,只要你是BAT出来的,还带了几个不错的有了业务或者技术上逻辑,也能拿来换钱。那么回来讲数字货币区块链好像也经历一个时期,但我总感觉还没有到,因为总体来讲炒币的也好,对区块链理解确实在太少其实我也觉得日本也没到那种像他们说的那么热闹,是不是整个区块链大热的时期还没有完全到?易理华你怎么看?

易理华:其实现在还只是一个很早期阶段,其实你看互联网发展了30年,真正到宽带这个基础设施服务提升以后,互联网才能真正跑游戏和电商的,移动互联网也是,智能手机的成熟和4G的普及才促进了移动互联网的大爆发。所以区块链其实是有一个原教核心价值,比特币定义了一种去中心化的资产形态,你看在今天所有区块链这些Top项目里,大部分是没有这些价值底层的原教因素的。比特币是没有募资的,是社群生态发展起来的,这些项目募资就会有利益诉求在里面,甚至团队70,80的持有量,它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社区共识以及所有的这一切的宗旨,所以现在的区块链根本就没有所谓的2.0、3.0、4.0,都是忽悠的。

现在区块链依旧是停留在1.0里,或者说1.1阶段,现在的区块链还是处于1994、1995年的那个互联网阶段,所以我认为真正要突破的是到2.0,真正的是达成了下一个共识。

到今天为止这个行业的人投来投去,都还是为了多挣几个比特币,还是1.0时代,下一个比特币什么时刻来临,我相信一定会有,也许是现在的某个项目进化出来,也许是全新的物种,什么时候来临?谁也不知道,我们也在寻找,在没有来临之前,大家都盯着做比特币,来临以后,谁能抓住下一个比特币,谁就真正抓住了大势。

第四问:区块链金融落地,便是社会最强的武器

王峰:我自己反复思考,互联网改变了信息流,当然他那时候也提到扁平化、民主化,但是从中本聪创造比特币以后,我们叫做价值互联网。但事后再来看,我感觉区块链它离金融华尔街更近,所以会不会现在的整个区块链阶段,更多的价值兑现还是在偏向金融行业,而不是在我们看到区块链应用,因为我自己来看,我觉得现在公链可能有一个很大的野心,但其实这两年很多人已经去尝试落地应用了。那么应用的这些创业项目,你觉得现在时机到了吗?

易理华:两个维度,第一个是区块链跟金融的关系。其实人类历史那么多次的进步,很大程度上跟金融有关,比如像当时公司制的第一次诞生,东印度公司模式去海外拓展,实际上我认为它也是一个金融模式创新。包括中国的改革开放很多内容,也是金融模式的一个改革,美国也是通过金融控制权之间发展起来的。所以其实金融业是社会最强的武器,我们这样来看,如果是它已经在金融行业能发生改变,那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互联网是传递信息,区块链因为信任方式的改变,传递了资产和价值,我认为在金融行业还只是刚刚开始,把金融行业做透,其实已经很大了。

当然在别的行业里,从社会的角度来讲,区块链不能仅仅是一个金融产业,实际落地有什么应用?金融加产业才是关键,其实我们也看到有一些行业是现在比较适合的,区块链有了新的发展顺序,就像互联网时代,最早是邮箱,后来是新闻、电商。在区块链上面,我认比较看重内容、物联网、存储等方向。

区块链改变了三个东西,第一个是数据所有权,第二个是激励机制,第三个是信任底层,那内容是最好的一个方向,就是激励给社会带来进步,78年改革开放就是把土地权释放给了农民,激励方式发生改变,激励农民更加积极地生产,其实内容行业也是。

在出版行业里,最初出版社利润是拿90%,作者拿10%,但是大部分出版社还是亏的,因为它的经济模型不行。出版社是一个非常古典、非常臃肿,非常落后的一个中介机构,需要审批、印刷、库存、渠道费、宣传费,那他多拿90%也是亏的。到了亚马逊电子书去时代,亚马逊拿70%,作者拿30%。因为亚马逊它还是一个渠道商,它还是有电子书和公司经营的成本。

到了得到App时代,罗振宇拿50%,作者到拿50%,五五开,得到还是个中介商,有公司运营和宣传成本。但到了区块链的时代,真正的贡献者拿90%以上,贡献者包括创作者、内容提供者、传播者、评论者,这都是可以追溯来进行激励的。

区块链就是经济模型改变,从一个绝对中心化的出版社转变成一个多中心,如果我们以后在区块链上一个电影,他的收入大于在电影院渠道发行收入的时候,谁还愿意去电影院?天天点头哈腰跟王公子说,给我发个电影吧,大导演大演员谁都敢怒不敢言。传统的中介渠道的革命就开始了,这是我认为这在内容行业的革命。

包括物联网时代,云储存这样一些行业,包括游戏,我认为都有很巨大的前景。只不过是技术进展、研发需要一点点时间,基础设施还没有成熟,但现在还是有投资人敢投,因为即使没有实际落地,很多投资人认为再过一两年还能起来,并不是不看好区块链,整个社会从各国政府,大企业都意识到区块链的绝大前景和价值,所以我作为行业多年从业者,肯定要承担一定风险去积极投它。

王峰:就是所谓的基础设施还是没有准备好,但现在还是有人还是敢去投资。因为他认为即使现在没有Ready,再过一两年可能还能起来。

第五问: 国内二级市场吹牛比例和1CO泡沫差不多

王峰:现在国内做二级市场的,大部分都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是什么资质?

楼霁月:大家有时候会说一级市场空气币很多,假设每个二级市场Fund都能发一个空气币,二级市场的空气币比例跟一级市场差不多。只要是一个做工程的、能够做策略实现的,就可以说自己是一个量化团队,只要这个量化团队里面还有一个早期在这市场里面做搬砖的,当年我进来做搬砖,不用套利程序,轻轻松松可以做到年化300%。一个团队里面标配一个工程师,加上一个早期在这市场里面搬砖的人,就可以说我是一个具有多年交易背景,或者说是哪个交易团队背景,而且年化300%的团队,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其实它在我们的分类上,是单纯主观交易的团队,拿着LP的钱去赌方向。像我投资外部团队,每一个都要求专户,这样我对交易有所把控。别的弱势投资者进去之后,你的资金流向都是不可知的,因为你调不出它的交易记录,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王峰:像你这么有经验,会不会曾经也遇到过一些问题?

楼霁月:我最近清掉了很多外部资管团队,因为7月、8月、9月出现了很多极端事件,比如说OKEx分摊,还有大的下影线和上影线,只要风控没做好,都会出现巨额亏损。这种极端行情也检验了很多团队,只要你对这个市场交易规则不熟悉,对风控没有任何经验,回撤做不好,没有Broker系统和风控程序做不好的,我都筛选掉了,因为确实不值得投。

 

我有一个数据部门服务所有的交易团队,会监控每一个交易所网站的交易量,就在9月底10月初有一个礼拜,我一周之内发现Bitfinex的交易量少了8/9,立即预警所有的交易团队,做出相应的措施。对于刚刚从传统金融转化来的基金管理人,集团的风控支持,IT支撑非常高有价值。

 

有些人曾经问过我,他说交易难道不是一个零和游戏,有人赚就有人亏?这件事情从整体100%交易者来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但如果只做中性策略就不该如此,我做的是现货多角套利、期现套利、跨期套利、Market making策略,这些应该都是市场里面相对无风险的溢价。市场交易量在下降的过程中,能够投的团队肯定越来越少,所以缩小投资量是一定的,也应该是正确的一个做法。

 

第六问:易理华最早是被“骗”入行的


王峰:易理华,你能够讲讲你在过去区块链项目投资里,不算以太坊和EOS,国内所投的项目里,你觉得回报最好的是哪个项目? 


易理华:比如量子和唯链。早期我们主要在二级市场投资,投的国外项目像恒星涨了上千倍。国内项目像量子最高有一千倍,Vechain唯链,我们是主要投资方,最高回报有200倍,当然也有其他几十倍的,在二级投资的以太坊也有上百倍回报,NEO也是。那个时代真的就是进入的时机很好,以及一直在上升通道,也没过早下车。

王峰:当时进这个行业,是哪个契机? 


易理华:其实很有意思,我当时是被骗进来的。我最早做古典投资,有个人跑过来跟我融资,他说每年有1000万的利润,但没有财务报表。所有人听到这一件事情,就会想是不是骗子?但他的背景,名校名企出来,怎么可能是骗子。

 

他说自己挖比特币,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他说挖比特币收益是年化80%,当时我熟悉P2P,15%以上回报的都是骗子,因为模型不成立。我说兄弟你别这么骗我,给我30%回报就行了,当时给了他六十几万,那会比特币才1000块钱多点,后来真的每天(挖矿)收到一到两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还在涨,我一直都盯着回报看。

 

当时2015年在四川开始挖矿,后来这团队也获得沈波分布式他们投资,之后他们一直在以太坊,以太坊创始人那会在上海我见过,Vitalik当时在上海很屌丝,就一个小孩子。当时以太坊两块钱,他说可以涨到八块钱。当时我在想,怎么可能涨四倍?你的经历中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东西马上涨四倍,所以我当时没买。过了一段时间,以太坊涨到12块钱,我就拍脑袋了,以太坊很快涨了六倍,那会如果投100万赚600万,当时对我们来说那是这辈子是很大的事情,后来以太坊到15,20块钱,我就开始买了一部分,后来我还挖以太坊,就这么一个情况。

第七问:最遗憾的是币安和波场


王峰:你觉得最遗憾的事情是?


易理华:去年有两个项目我有点遗憾。一个是币安,一个是波场。当时我在市场里面很自信,去年那一波比较牛的项目都投了,当初知道币安感觉还挺好的。2017年的时候我投资已经非常不错了,所以当时还想布局产业的事情,我第一个布局是让楼霁月去做二级市场,这是我很重要的一个决策。

 

楼霁月:最开始我是他的秘书。

 

易理华:第二个重要的事情也想布局交易所,我看过赵长鹏和何一的经历,觉得挺好,那个时候我带入币圈的一个人,我本来建议他做交易所的,后来他说币安挺好的,别自己做,投他们得了,也建议我一起,但身边有个很信任的人说了一些各种建议,当时我在币圈还没有那么深入,然后我就没投了。波场也是,有个人老说孙宇晨是怎么不靠谱,蛮子也算是我很熟悉的,他其实极力推荐孙宇晨。但还是那个原因,可能主要我也没见过他们两个,所以这两个企业可能就是比较遗憾吧,以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是团队和创始人还是得自己去熟悉以及好的项目多少都参与点。

 

王峰:可以错过OK,也可以错过一次火币但是不能错过币安。

 

易理华:我认为币安目前来讲是我在区块链里面看到最优秀的团队之一。很专注很有效率,战略也非常清晰。


王峰:我有个圈内好友几个月前在一起喝酒,有一天他很惆怅地跟我说,再过几年,顶多只有一个人还能在这桌上吃饭,说的是吴忌寒,他评价吴忌寒靠挖矿赚很多钱,加上还有野心勃勃的比特币现金,加上吴忌寒手里有足够多的钱在AI上发力,他觉得今天所谓区块链,只有吴忌寒能笑得更长远,很多这些交易所可能也会被新模式超越,你觉得这话有没有道理?

 

易理华:我对吴忌寒持保留态度,从我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他肯定非常聪明,但其实是抵不过大势的,现在区块链在1.0时代,如果想跳出比特币这个框挺难的。我认为矿机里面没有太深壁垒,这很核心。我们都是那个风口上的猪,比特大陆也是那个风口上的猪,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楼霁月:我对吴忌寒的评价和他是两样,其实讲币安,我在美国只要碰到一个这个行业我感觉非拜见不可的人,他的股东就有币安在其中,他A轮就有币安,要不就是天使轮有币安。

 

他们评价CZ赵长鹏,He moves so fast,我也觉得是这样。这个市场,如果说三五年之后还有一个华裔屹立不倒,我认为是赵长鹏。

 

我和吴忌寒一起吃过饭,他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比如说挖矿天王、比特币首富这种称号是别人加给他的,他也是无心就到了这样一个位置,做到他这个位置最好的选择是什么?我认为BCH和IPO两件事都是非常聪明的,把手里能够打的牌打到最好了。而且从任何角度来说,包括政治、经济,任何市场都不会欢迎一个中国人占算力主位的一个东西去他们国家发行ETF。

 

我是做投行的,如果我的财务报表2017年达到了高峰,我什么时候上市最划算?当然是2018年,我认为他还是很聪明的,不过AI这东西现在谁也说不准。


第八问:STO是区块链眼下最大的机会么?

 

王峰:咱们说说今年的情况,现在Security Token这个机会有多大?因为我也做投资,现在做公链、做安全项目也太多了,我在美国和一个做安全的哥大教授聊过,他大概从2月份开始陆续融资,都7月底融了快五千万美金,美国有好几个教授创业项目,但这样背景的项目眼下都不好融资,你觉得现在最大的机会是不是STO?


易理华:说真的,我感觉这批教授出来做的项目应该是有一帮人操作的。今年2月到5月,中国有一些人在美国默默包装这些项目,我们现在发现这好像是个巨大的坑,所以我觉得美国教授确实是狠狠地收割中国的TokenFund,我们也被收割了。如果立马上(交易所),其实按照中国的投资逻辑来说是没错的,但是美国人真的奔着两年三年、四年五年去了,这项目都凉了,而且这些美国教授也没什么责任心,就被忽悠来站个台,所以这种行为我是真的深恶痛绝。

 

现在我认为STO对加密货币行业有帮助作用,但我是不会想去all in博这事的,因为很简单,本来全世界优质的互联网企业也就很少,其实值得投资的是非常少的,就投头部的,腾讯、阿里、谷歌从上市就一直投,就够了,其他企业大部分都会死掉。

 

STO也是一些资产类的项目,投资价值有多少?这里面有一部分有,但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它打通了这个法币世界主流资金跟加密货币的资金通道,投了STO之后,法币可以和加密货币兑换,这其实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但我对STO持保留态度,是百里挑一、万里挑一的投资态度,从投资角度我们要谨慎。

王峰:从纯粹投资来看,似乎也没法回到像去年9月以后,全球1CO那么澎湃的过程,一大批人上去都能弄到钱,STO我觉得还是被高度监管的,可能有利用资源的项目其实非常有限,投资机会会不会没那么大?


易理华:肯定的,因为我觉得去年就是一个风口上猪,这个时代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除非是区块链2.0时代到来有一个巨大的突破性和爆炸性,所以STO投资,我认为现在也会比较成熟,韩国投资者高点接了那么多,他们也冷静下来了,所以这个市场里,STO也好、稳定币也好,我认为不可能再有那个时候的情况。

 

楼霁月:我现在和一些稳定币也有合作,其实目前STO不只有美国SEC监管之下的Security token,有些团队就在离岸一个小岛上布局,他们超过了美国证监会的监管范围,他们也有合规投资者,门槛很低,并不是完全按照类证券来管理,所以还是有很大的一个投资空间,我在美国遇到一些优秀的小朋友也在把Security 做成Security token。

 

其实我想问大家,怎么样算是收益倍数比较高?真的要像量子这样500倍才算高吗?那肯定不会有了。但是我觉得5倍、10倍也算是高的吧?回过头看PE、VC行业的投资回报,比如说一个A轮企业如果IPO,这个回报应该很好,B轮、C轮的企业到IPO回报可能也很好。

 

王峰:而且这个成绩都是IDG、红杉,是投资这个行业最好的成绩。


楼霁月:我认为STO的一个实质,如果有好的做市商,有好的投资流量进去,解决了IPO前面的BCD轮创业公司所有的流动性问题。比如一个项目现在估值是20亿美金,但是它的用户数量和它布局的业务范围可能才到10%,它在资本市场上可能还有10倍、20倍、50倍市场空间,这样一个项目发成STO,又比如说一年前的摩拜上STO它有流动性了,会不会有机构去抢?会不会有投资人去抢?一定是有一个需求的,它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格,不只有美国SEC监管之下的才叫STO。


楼霁月:我们跟欧洲最大的公募平台TokenMarket的人在交流,我问他们最想从中国得到什么?我以为他会说中国市场投资者。他说是好的项目,他想要B轮、C轮的好现金流的企业,是好的标的。我们在跟美国在企业沟通的时候,他们说纳斯达克也在看STO市场,大家都不想放过这块肥肉,只是这件事情跟Token关系并不大,它跟证券和股权的这些公司的关系更大而已。


王峰:我在美国见过纳斯达克亚太主席,他和我聊了很多久,刚好是小牛电动车上市那天,他们对中国市场也非常关注。我能感觉到传统这些股票交易所,其实对新兴事儿的理解远比我们想象得深,现在来看,这些传统交易所和数字货币似乎已经连得越来越紧密,包括纽交所,我听说也是一样的。

 

楼霁月:不止交易所,比如HRT每一年要挣几十亿上百亿,但可能在数字货币放了几千万美金,但这个回报率太高了,华尔街最保守的量化对冲基金Two Sigma也进来了。


王峰:像STO能有3倍5倍回报就非常好了,我2007年创业,早期A轮拿到IDG的200万美金,2008年拿了2000万美金,那时候觉得钱很多了,蓝港互动上市前融了一个亿美金,最后复兴进来给了我们六七千万美金,我知道,像复兴他们进来其实心里想赚一倍也很开心,从这个来看,如果有足够多的中等规模的公司真的能在STO接棒成功,那是一个很了不起新现象,会引来投资新反应,你觉得呢?

 

楼霁月:我感觉这件事情应该马上要发生了。


王峰:年初我做火星财经,李开复劝我要洁身自好,他们非常谨慎,他觉得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的事,他不敢轻易碰,因为在中国还涉及到好多政策红线。但我感觉一夜之间,他们都陆续在进入区块链。


楼霁月:STO跟区块链的关系浅,但跟Security的关系深,它应该更是一个PE、VC的相关人会感兴趣的事,美国tZERO募了好大一笔STO,后来的钱也是为了打算做STO交易所的,他们背后也有上市公司,这件事情跟token没啥关系,只是让股权有更好的流动性。

王峰:那反过来看看今天,去年我们看到ICO大小公司包装一个概念就起来了,大家都说这个圈子大部分都是骗子,但问题来了,因为去年都是早期项目拿钱,那么STO出来以后,初创公司好像是没什么机会了,因为只有你做到一个level以后,才可能像你说的,对标古典投资A、B、C和D轮,把STO当成PE、VC来算,那么初创公司再做区块链,是不是融资机会越来越小了?

易理华:不会,他是两个并存的市场。STO也确实有它的价值和场景,原来的市场一直会存在。如果我真遇到什么特别好的项目,我还是会跟朋友一起来投资,只不过那个不理性的投资节奏已经过去了,不可能什么项目都能融资,大部分STO项目肯定会死掉。毫无疑问,因为只有头部都会有价值,因为比如说A轮B的港股上市公司,90%都是没价值的。如果不是一个长期投资者,我是交易者我当然可以投,什么时刻退出看你的判断。所以说STO就是百里挑一,从交易者来讲,就是寻找议价空间,控制风险。

第九问:全球市场的轮动性

王峰:回来看全球市场,除了美国中国以外,经过大家求证,说韩国、台湾、东南亚市场冷热程度还跟我们三四月份、四五月份一样,稍稍慢了半拍。也有人说项目方全球割韭菜,现在开始往那几个地方割了。你觉得现在是这样吗?

易理华:对,像FCoin最近在日本做了一个挖矿交易所,他还是得生存,不过机会不可能像从前了,只能去寻找一些市场机会。我认为东南亚或者日韩,相对中国还是好一点,因为他们市场稍微慢一拍,没中国那么多模式,国内市场经过这么多折腾,可能确实投资者更低潮一点。

王峰:数字货币发展都现在,很多人会觉得看不懂了,除非完全不信仰区块链的,所以有些人觉得最好的方式还是趁着比特币现在低谷的时候,多买比特币长期持有,有些人甚至都休假去了。

易理华:我觉得这是一个资产配置的概念,如果加密资产是未来家庭和企业的资产配置的3%,我认为加密资产是会超过10万亿美金的一个市场,这样的话数字货币还有50倍的上涨通道,这里面比特币肯定又是必配的一部分,剩下的我认为还是有一部分投资机会跑得过比特币,每个人的眼光和看法不一样。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讲,这两个市场现在开始没有巨大突破性的话,稳住比较好,不要折腾。

第十问:以太坊是一个机动性产物,没有升级价值会下降

王峰:你现在投资还投ETH吗,还有项目要ETH吗?

易理华:比例少了很多,类ETH它是一个功能性的产品。我们一直跟别人讲,黄金永远都是黄金,它不需要升级的,一直是黄金。但比如手机这种功能性产品,每年升级一次才有价值,功能性的东西就是这样子,如果你升级速度不够,就没有价值了。以太坊需要升级,没有升级,价值就下降了,所以现在大部分项目方都是投USDT计价了,毕竟项目方经营成本都是法币算的。

王峰:楼霁月刚讲你们是数字货币信仰者,给员工发工资会不会有一部分发数字货币?

楼霁月:没有,这个还不符合法律。

自由问答:

Q1:其实我一直在思考,熊市做投资其实不容易,目前来说交易所还能不能投?第二个问题,EOS会不会东山再起?然后第三个问题,熊市挖矿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易理华:首先讲EOS,EOS是我们以前比较重仓的一个项目,从第一天1CO我们就开始投资了,后来我们团队仔细去跟进研究,当时也积极做节点,到目前为止,EOS还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里社区最热的一个项目之一。但是从投资要抛开喜不喜欢,投资其实是一个独立的经济行为,讲的是投资回报。从项目模型看,90%的流通盘,如果有大事,EOS很难支撑它的大规模爆发,上一步爆发是有资金炒作进来的,30多涨到140多,这么高的流通盘和它的这个盈利退出压力,任何一个资产有20%人抛盘肯定很难上升了,所以它大规模爆发很难,它也只能跟着大势走,独立走出行情的可能性我觉得很小。

我认为交易所还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过去流行了好几波不同类型热度,分叉币、平台币、美国教授项目,现在稳定币和STO又来了。分叉币也就一两个有回报,平台币稍微好一点,头部的回报还是不错的,而且交易所作为产业最上游,核心环节,依旧有机会。我也在努力寻找这个方向新的机会,非常关注交易所,像我们前段时间投的好几个其实挺好的,挺优秀的,大家就是说现在讨论就稳步往前发展,一定会有新的模式和机会。但是这个里面就是要冷静的,不能像现在要广撒网,要挑那么一两个重点的投资。

熊市挖矿,我认为决定回报有几个因素:第一个是电费成本,如果你的电费4、5毛,别挖了。如果电费两毛,我觉得还是比较稳定的一个回报。我自己其实不太喜欢挖矿这个生意的,如果我挖矿,为什么不直接买比特币?简单省心,挖矿其实有很多风险的,矿场倒闭、买矿机被骗、矿机出问题、矿机升级淘汰,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高风险低回报的事情。它唯一能满足人的就是一个心理安全感,十几,二十的回报。所以核心除非你有低成本电费和资金,以及低经营风险

Q2:现在区块链创业者有像曹辉宁这种可能年逾6旬,但小时候也是一个天才,当然也有像宇晨这样90后,按道理来讲创业者20多岁应该精力最活跃的期间,但现在区块链不分年龄都在创业。所以两位见过那么多的创业者,你认为这个行业里面具备哪些特质的人有可能会起来,站在10年的角度可能一定会有个BAT出来?另外,两位有什么人生理想?

易理华:第一个问题是创业者的事,因为我做投资比较多一点,她做交易比较多一点,我对人性有一些理解。因为今天距离我2008年大二第一次创业刚好10年,我可能跟媒体描绘的不一样,已经是创业老兵了,不算突然爆发啥的,这么多年被骗也好,有成就也好,也总结出来一些规律,不知道管不管用,我觉得创业者其实最重要的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是有担当,你很难想象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是没有担当的。一直以来我做任何事情,对我的股东或者对我的所有的项目,我都是善始善终的,然后你像王峰也是不断地创业,他肯定是带着大家不断突破,很明显有这种特质。因为每一次创业不管你设计得再好,都有九九八十一难,最核心的是有担当有毅力。优秀的创业者,他一般不会跟我抱怨这那的。

第二个在于悟性,这个可能是有天赋的,有些人就是有悟性,就是过一段时间见到他他就有进展和成长,你说你今天先做什么事不重要,可能以后做的事情就不一样,这个时候人比事重要,我认为很多人起点都差不多,但后来发展的有区别就是因为都要有悟性。

第三个在于专业匹配度,外面可能觉得我是个投资者,但其实我是一个创业型投资人,包括像楼霁月,我要她做二级市场,因为我知道她适合做什么。比如像投资的某团队创始人,我知道他适合做技术方向,我认为这是每个人的基因和每个人的方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就讲了方向性的问题,我认为这个是一个创业者很重要的特征。

然后讲梦想,我们公司是靠投资和资产管理起来的一个公司,从目标上来说,我们并没有想成为区块链领域的红杉资本,我们想成为区块链领域的阿里巴巴。我们一直在布局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服务业务,这是我们的核心。所以说我们有很长的路走,也许是20年,也许是50年,我们就朝这个方向走。 

楼霁月:什么样的创业者好?我觉得工作经历太浅了不行,那一两个特别行的,我觉得就撞在风口上了,拿我自己来举例,我身边有很多人帮我,国内最大的两家资管公司之一的总经理是我合伙人,我遇到挫折的时候逆商为零,因为我从小比较顺,就没有他(易理华)的话,我应该放弃一百次。从我自己角度来说,反正我觉得太年轻了不行,太优秀了也不行,一路很顺的这种肯定不行,遇到什么事情过不去。 

我的终极信仰,是做一个好人。在没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我从小到大真的很顺,进入了这个行业,开始有黑稿,也遇到一些事情,我才知道原来社会是这个样子的,不认识的人也会这样。我经常分享杨绛《我们仨》那篇文章里很经典的一段,在这世上做一个好人实在不易。我觉得做人,如果你自己不强大就很容易被别人欺负,你稍微强大一点,还是很容易被别人欺负,你只有很强大,才可以做一个好人。

对话嘉宾介绍:

楼霁月,一年半之前开始做TokenMania数字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规模超过40,000BTC,二级市场业务主要包括,自营量化交易、二级市场母基金、借贷、OTC、做市商,以及债券发行、承销和做市,金融衍生品的设计发行定价、承销和做市。TokenMania总部设立于北京,在上海、杭州、深圳都设有分部,目前正在纽约筹建分支部门旗下孵化有数字货币资管平台Unibank,提供全球用户的资管、借贷、OTC服务,目前正在着手数字货币支付有关的事情。

易理华,LD Group董事长、了得资本创始人:主要是做区块链领域的基础设施服务,包括五个业务方向:第一,了得资本做战略布局和重大投资。涉及区块链领域的各个方向,如矿业,交易所,流量入口,技术和资管等,有分布式组织:雄兵资本。第二,猎人资本做孵化、创新投资以及投行业务,猎人资本的创新性和灵活性更高,服务更多。第三,品牌营销服务,我们整个体系品牌其实比较成功的,各个公司很快成为不错的品牌,因此很多交易所、项目也希望我们支持他们的品牌,我们愿意输出这种能力,独立组建成立乾景集团专注做这事。第四,几维金服,承载Group的区块链金融战略,也做了一款钱包51Token,上面承载了DAPP和金融服务,未来更多服务也在准备着。第五,天机阁,负责区块链技术研究以及转化,也跟各个大学进行合作实验室。

火星特训营是火星生态孵化出的区块链顶级培训品牌,致力于成为区块链领域的黄埔军校。火星特训营将联合火星生态旗下的“共识实验室”,为学员与12个顶级投资方建立链接。火星特训营的主要课程涉及项目、技术、资本、国际市场和社区运营五大方面,为每期学员提供资金与资源的深度孵化与指导。

火星特训营二期预报名已开启,报名咨询火星财经小姐姐电话18210826310(同微信号)。火星财经官网、火星财经公众号均已开放报名通道,更多详情敬请关注火星财经官网与火星财经APP。

火星特训营 | 游学参访日本第三、华人最大持牌交易所BTCBOX,探讨日本监管及上币标准

TokenMania

一家国际领先的数字资管集团,目前管理自营资金超过约3亿美元.